与汀

悄来阳春此般语。




半吊子同人写手 | 超级低产中。
乙女推 | 原女推

刀剑乱舞坑底
嫁刀大和守安定。

时隔有点久我又写了凉太原女
@萧理 ,我还没写完我只是斗胆放个预告。
是生贺迟刻

(lofter日常吞我格式)


那一天的黄濑凉太走在他平日回家的路上,寻思着为什么路边的紫阳花被清掉,看着一只流浪的花猫从他脚边跑过,眼看汽车穿行得像一阵奔流的潮水,一切脱离于他的存在而正常运行着,仿佛被从这个世界里抽走,虽然有实体却不必要真实存在一般。 这是他第数不清个输,分明是踏着成功走上来的人,却在接触到了他真正喜爱的体育运动之后一败再败。因为青峰大辉是难以超越的存在,但是他还是想做到,他觉得他可以创造一个新的奇迹。 然后一次又一次受挫。 第一次输的时候觉得还有第二次,第二次输的时候觉得还有第三次,可是一点点累计起来的打击终于在今天抵达临界点,他走到自家小区的时候,已经觉得连推开小区大门都没有力气,想像爬山虎一样贴在墙上,不要再挪动哪怕一步了。他觉得不想去看每次都满心欢喜等着他带来胜利喜讯的姐姐。 啊,抱歉,姐姐又失望了……他演练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不出口,还是没勇气踏进家门,给姐姐发了个短讯说暂不回家便真的绕着小区漫无目的地一圈又一圈地走。天色随着他的散步一点点接近暗沉,六月的神奈川没有积雪,但是有着积水,他走着走着发现脚下的水反光,才知道月亮也出来了。 就当他在想到底要不要彻夜不归的时候,他抬头看到了那个下楼买汽水的亚麻色长发女孩。是住在他家楼下,常常碰见的姑娘,并且也是同学,只是他们很少搭话,顶多偶尔在电梯间里为了排解尴尬而问些无聊的问题。手里握着刚买回来的德国汽水的女孩看着他露出了不解的笑容,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他一瞬间非常害怕她问发生了什么,这会让他又想起他的失败,明明再冷静一会儿就好了,不要现在…… “黄濑君现在有空么?要不要来我家参加我的生日会。” 她的校服穿得整齐妥帖,深蓝色的百褶裙覆盖在白皙的腿上,身材一切都恰到好处,眼睛又大又像他在国立博物馆里看见的玉石。当她眨眼,仿佛一小个世界随着她的眼睛摇晃,真诚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他仿佛被吸引住了,无法开口拒绝。看不出来她有多高兴,反而有些无奈地拎着一塑料袋的碳酸饮料和零食。 “……是宫城同学啊。能被邀请我真荣幸呢,现在就跟着去么?真的没关系吗。” “没事没事。” 她想要双手一起摆摆手,但是却被沉重的塑料袋所困,最后只能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以回应他的接受,黄濑凉太一边思考着为什么会邀请并不熟悉的外班同学来参加生日会,一边被女孩领着到她家门前。 “不用拘束,没有家长在。”进门前她说道,说罢又顿了顿,“不过可能其他人有点吵。”最后一句很是有着意犹未尽之感,然后匆匆进了客厅。黄濑凉太一探头,里面五六个其他女生忽略了今天真正的女主角失礼而低俗地大声尖笑,不得体地吃着各种零食蛋糕,东西乱扔了一地,宫城理惠的课本散落在地也没有人去捡。更有甚者,有一个满脸雀斑的女生大声说:“喂,那块写着宫城生日快乐的蛋糕,我吃了吧!没有意见吗!”最后的一段话,却不是对宫城理惠说,而是对其他几个人说。 一个短头发的女生拍着手倒在沙发上,又笑了起来:“吃吧吃吧!我们不给宫城留哟!” 站在门口的宫城和黄濑对视一眼,什么都没说,宫城只是把橘子汽水放在餐桌上,一下子被哄抢完毕,短发女孩说道:“怎么买来得这么慢呀!渴死我了。——咦,黄濑凉太?这也被你请来啦。不过可不能打扰我们女生玩呀!” 黄濑凉太有些茫然地看着表情复杂的宫城,她眼睛看着实木的地板,一言不发,直到雀斑女孩起哄说:“莫非宫城介意了?喂喂,东道主,大方一些啊!小气鬼!”宫城快速地看了雀斑女孩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说道:“没有介意,请尽情玩。”这之后求助般地看向了黄濑凉太。 他刚刚正在环顾宫城家中北欧风格的现代感装潢,但是还是及时收到了她的求助眼神。果然,每一个人都有难堪的时候吗……他脑子里有些放空地想着,身体还是立刻上演了英雄救美般的戏码,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拿起一瓶橘子汽水,明晃的灯光照得他指节泛白,配上无可挑剔的笑容:“哎呀,这个牌子的汽水,小宫城也喜欢喝的吧,我来帮你打开。生日上的女孩应该被当做公主般对待啊。” 宫城理惠颇为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黄濑凉太格外享受被这双大眼睛看的感觉,觉得心头阴霾也被清除了一些,于是更加想要帮她抽身于这个麻烦的场面。“我还想买盒布丁送给小宫城,你陪我下去甜品店挑吧。”他也示意她行动,对方心领神会,他还在走的时候装模作样地对那几个女生说了“好好玩哦”并且笑了一下,不大不小地引起一阵尖叫。 离开这团混乱之后,宫城理惠深吸了一口气。“活过来了……”她小声说着,抬头看了下夜空,“哇,比刚刚黑了好多,星星都这么亮了。”细微到捕捉不到地,她笑了一下,他看着,觉得自己的心情随着她的笑被星星点亮了。 宫城理惠抿了抿唇,没有多说那些失礼的女同学,而是满脸好奇地抛出另一个问题:“哎,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布丁的啊?”她眨眨眼,有点不好意思。 他下意识地对女孩子说谎:“之前坐电梯的时候好像听到你说起,就……”但是看着她更加迷惑的表情,也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承认自己上一秒说的东西是假话:“好吧,随便说的……没有想到这么巧,宫城同学真的喜欢布丁啊。” 他的话像是带来了风一样,柔和的六月风吹起了宫城理惠浅亚麻色的发丝,海绿色——是的,他一瞬间就想到的,像浅海在温柔地日光下一样——的眼睛泛起了暖和的笑意,她并不以他说的话而不高兴,反而被逗笑了一样,肩头稍微一松,仿佛整个身体都不再绷在压力里。她咬着唇角憋笑,然后歪头轻声说,谢谢黄濑君救场呀,要不要一起看看星星。
TBC

考完中考回来了
问一下我坑掉的文里有哪几篇有人想看后续的
话说最近又有在写凉太了!

顺便我攒了好多车…问一下哪里方便放车吗qaq

【安婶】久别重逢(现pa/短/一发完/平淡)

——Never Be The Same.

*大和守安定× @Kylanas 家的 神宫寺安子(副cp:鹤丸国永×千本木纱夜)

*烂尾…。




千本木纱夜从吧台给坐在角落的神宫寺安子端了杯金汤力,修剪精致的手指甲敲了敲木质的桌子示意她回神。神宫寺安子已经神思飘荡了好一会儿了:她不习惯这种太过疯狂的庆功宴,刚来公司工作不久也融不进去疯狂歌舞的同事们,只有自己隔壁办公桌的千本木还能陪着她在角落喝鸡尾酒。

与她不同的是,千本木纱夜是因为喜静的性格,素来也是不爱吵闹,才会和她一起坐在灯光昏暗的墙角里喝着苦甜混杂的金汤力。是的——安子点头向纱夜致谢后自然地就喝了那杯名叫金汤力的鸡尾酒,柠檬的清香和舒服的气泡感最终在微微的苦涩之中平衡下来,她一瞬间感觉一种从甜美拉回到平淡无奇的现实的感觉,白皙好看的脸庞上不自觉地露出了黯然的神情。

纱夜习惯于观察他人细微神色。“不喜欢?要更甜一点的吗?我可以给你端一杯新加坡司令来,鹤丸他就很喜欢这种酸甜的味道。”紫色双瞳的女性耐着性子温和地问道,而安子眨了眨她栗棕色的眼睛,视线最后还是顺着酒杯滑了下去。

“不用了,纱夜。啊……说起来,你刚刚去端酒的时候,好像有消息来。”安子用她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手指指向纱夜的手机。纱夜略微露出吃惊的神情,打开手机时和男友鹤丸国永的合照让安子稍微有点说不清的微妙感。在神情稍有恍惚的一小段时间里,旁边的灯红酒绿似乎都被屏蔽,安子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总之,回过神来的时候,千本木纱夜已经被鹤丸国永叫走,临走前还好心地给她端了一杯新加坡司令和蓝色夏威夷。

安子忽然明白自己有点酒醉,因此看着那两杯酒的眼神都有些恐慌起来。那杯新加坡司令,一想到纱夜那句是鹤丸很喜欢,总觉得带了些他人恩爱的味道。当甄选的目光移向海蓝色的蓝色夏威夷上时,安子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想到了很久之前的事情。那样醒目清爽的海水蓝色,像混杂着天空和浮云,她不自觉地就抿了一口。酒杯里散发的果汁甜味袭上味蕾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自从初中年代之后,就很少喝这么甜的东西了。

当时她有个长着深色马尾和就像这杯酒一般海蓝眼睛的恋人,名字拗口又难念,长得清清秀秀、眼角还有颗泪痣,不高不矮,平常喜欢温柔地低声细语,关键时刻眼睛里冒出的坚定意志能让她看怔半天。她是不喜欢出门的,神宫寺安子从小便对外出没什么热爱,但是为了约会,她绞尽脑汁逛遍了学校附近的甜品店和奶茶店。那段时光使她现在一尝到甜味过重的东西,就会回想起在甜品店时坐对面的少年,蓝色的眼睛里满盈着的笑意,还有略微冰凉的指尖之前还捻着她耳边的碎发、下一秒就无意地扫过她的耳垂。

她一闭眼,脑海里映出很久以前,自己口中还带着红豆奶茶的余香,被他叫住、一回头,就被吻住双唇的情景。那大概是当年做过最大胆出格的事情,毕竟她向来容易害羞。而最让她觉得脑袋被烧的时,他低声念了一句,Anzu(安子).

她下意识地在此时此刻开口说道,Yasusada(安定)。

“请问……?”

胡思乱想被一道清晰的声线打断。眼前站着的人在灯光下,眉眼都看得清清楚楚,却看不清神宫寺安子在暗处的样貌,“请问您认识我吗?刚刚叫了我的名……”

他的声音在凑近安子的一瞬间戛然而止。

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那深色的头发和一如少年时代的白色发带,略为变沉但仍然清冽好听的声线,神宫寺安子不知为何看着他的脸一瞬间不由自主地哭了出来,泪珠滚到唇边混着蓝色夏威夷的味道刺激着她的神经。

“安定……你……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是像之前那样,只要我一想,就会正巧出现……”她笑着擦掉眼泪,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不愿意挪开。大和守安定也凝视着她棕色的双眸,像多年前那样带着温柔的笑意地凝视着。

“而且这一次,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分开了?……”

“一定……!”




*写得有点意识流orz自己来解释一下。学生时代的安定和安子是情侣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同高中、离得太远、压力太大而且很忙)分手了。这是久别重逢的事情。结尾有点匆促啦对不起糖水er!我爱安子小姐姐!

之前向白也太太约的稿子…!
初中生安x高中学姐我
这个梗真的无比可爱哪天有空写出来!!!

向阿茶太太约的稿——x!安定x我!呜呜呜呜呜他和我真配啊(雾)我爱他一辈子——!!

【安婶】新しい一年もあなたを爱します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鹤见川 时雨)
写给安定的新年贺文⬅️跨年那天就写了
觉得2017的最后一天要给我安写点什么,但我又没脑洞……。所以以下全是瞎写。(注:やさだ是我家婶对安定的昵称w)
今年也爱安定ww



“やさだ。”
“在,什么事。”
“没事,就是想叫你。”
“しぐれ。”
“在,什么事。”
“我也只是想叫你。”
蓝色双眸的少年和金色双眸的少女趴在桌子上对视,两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毫无营养的话。眼看着窗外的天色越来越像被墨染过,鹤见川时雨恋恋不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打开冰箱拿出今天中午剩下的午餐然后放进微波炉加热。两个人都是极度不擅长烹饪,住所里干脆没有添置厨具,连今天中饭都是剩的。
时雨稍微弯腰把饭菜放进微波炉的时候,安定从身后环住她的腰,在她的颈侧吐出略热的气息。有些冷的肌理接触到安定呼出的气,一下刺激到了时雨,她慌乱地回过头来,脸颊发烧。
“干什么啊?”
“干什么?……好无聊,所以叹口气。”深色马尾的少年眸中含起了笑意。
黑色长发的少女脸色越发涨红,但是却不想挪开看着他的视线,空气中充满了她害羞的气息。安定笑眼弯弯,揉了揉她软软的头发:“现在,突然不感觉无聊了。”
时雨吞了口唾沫,不知为何也伸出自己的手揉上安定的马尾。蓬松如博美犬尾的深色马尾手感好得要命,鹤见川时雨一瞬间神游:冬天的时候可不可以用安定的头发暖手呢。
“时雨,揉了很久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定轻轻搭上时雨的手腕作劝阻状,“我的头发都乱了。”
“哎?抱歉,但是……你的头发不是本来就是乱的吗?!”
从现在开始两人又开始无意义对话。
饭菜热好后放在桌上、沉默之间偶尔插几句棒读的问答。
吃了几口饭之后,时雨忽然说道:“安定,是不是有心事。”
“没有,怎么突然这么说。”
“因为你今天话好少。”
“你今天也是,是不是有心事?”
“没有……”
“我也是。”
鹤见川时雨一口气憋得下不去,的确,说心事,也的确没有。但是总感觉自己有想说的话,到底是什么呢?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啊……
安定盯着她,又是半天时间,他才慢慢开口:“心事……没有,但是的确有事要说。”
“什么什么?”时雨立刻来了精神。
“新的一年也想和你在一起。”
大和守安定用说日常的平淡语气说了出来,却掩不住自己嘴角和眉眼微微上翘。
“……欸?!”
“还有,新的一年也想一直爱着你。”
时雨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惊愕地看着安定。他被她蜜金色的眼睛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还是继续说道:
“新的一年也想……被你爱着。”
时雨觉得自己语无伦次,甚至不争气到哭出来了。
“——笨蛋安定!你把我要说的话都抢话了啊!”
“是吗?……谢谢,我很开心。”
蓝眸少年的眼中展现出无限明艳的笑意,直令她窒息。
“我、我也超开心……”
嗫嚅着却只憋出软绵绵的几个字。
“然后……我也是,虽然被抢话了,但是我还是要自己说一次……我、我、新的一年也最爱大和守安定了……!”
“嗯,明白了哦。”
“……////////”

今年的周岁生日,是深圳市一模考试时间。
(保持微笑

【压切婶/现PA】恋路·こいじ(1)

*压切婶。现pa。29X15年龄操作。
*女主有名字,大小姐人设。
*想尝试非主从身份的压切婶,所以长谷部一开始还挺不讨喜的(笑)。雷者慎入。
*慢热老套的爱情故事。



*
“伊庭(いば)花火(はなび)?”
我有些无聊地抬头看向站在眼前的煤发男人。“我是。……你谁啊。”
他看起来有些眼熟,我觉得我大概偶然见过几次。果然,他下一秒便汇报道:“你就是董事长的女儿吧。他托我照顾你几天。我的名字是压切长谷部。”听到这个名字,我拉长了音哦了一声。公司里的一个部门主任来着。名字听老爹说过几次,所以记得。
“不过,照顾我?不必了吧。我已经是国中三年生了。”我敷衍地对压切笑了笑,摆了摆手。
“……不行。国中三年生才15岁。”我感觉他忍不住语带嘲讽,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他二十几岁青年的脸上却是写满了老成,简直一看就是刻板得要死的人。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侧过身子不面对他,抱臂说道:“老爹尽给我找些什么无聊的人当监护人啊——”
我拖长了声音,一字一句地说这句话。一下子压切也没有说话。就当我觉得气氛微微发凉的时候,他黑着脸给我递来一张纸条,写着各种联系方式和他的住址。
“实际上,我也完全不想照看小孩子啊。但是,出于答应了董事长的义务,如果你遇到麻烦,可以致电给我。”压切说完看到我并没有多感动的神情,咬牙加了一句,“不过我可是很希望你这段时间不要有麻烦呢。”
“我也衷心希望没有,要不然有了麻烦,还要再去找麻烦来解决麻烦。”我立刻还回一句,甚至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最后在他自己也不情愿地逼我录入了他的手机号码之后,自己也一身轻松地离开了继续处理工作事务去了。
“啧,压切……”
我想起老爹每次提起他都是夸他办事效率高,不过想来也颇有点“工作机器”的味道。这种人最无聊了。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看着刚录入的联系人【压切 长谷部】,漫不经心地点下了删除,然后继续百无聊赖地坐在公司沙发上玩手机,直到好友浅草约我出去。
浅草在一家高档甜品店订好了座位,约了不少同班的女同学。我来晚了,大家已经开始吃起茶点,我连忙向她们道歉,得到谅解后入座。
然而我正准备喝茶的时候,浅草“呀”了一声,白皙的手指指向我的手机频幕,脆生生地读了出来:“你去哪里了?刚刚还看到你,现在就不见了?没事?”
说罢浅草笑盈盈地问我说,男朋友?
我万分狼狈地拿过手机,那条短信根本没有任何备注。我想了半分钟,才意识到可能是压切。我咬着牙说:“发错了吧。你看我都没给备注,怎么会是男朋友。”
坐左边的女同学来栖川掩嘴笑说:“看这语气,刚刚吵了一架然后气得删除也不是不可能……”
我正维持着勉强的微笑想要关掉手机,手机屏幕又亮了。同一号码。
“伊庭大小姐。收到我的消息了吗?”
这次是有栖川看到,并且也毫不顾忌我感受地读了出来。我感到狼狈万分,不知道如何说话。
“发错?……这么巧也姓伊庭。”
坐对面席的伊吹同学笑吟吟地说。
“伊庭大小姐……呀,真是够宠溺。”
不知谁说了一句,然后大家哄笑起来。我想解释她们却只顾自己嬉笑不听我说什么,惹得我气恼万分。
“说起来,伊庭桑还真是大小姐呢。是这里唯一的富家小姐了吧?”伊吹本意大约是想帮我解开“男友”的话题,这时浅草却不合时宜地说道:“哎呀,忘带手机和钱包,怎么办?”
有栖川吃惊说:“浅草桑,你请客的话,没带钱我们怎么办……”
浅草不好意思地看向我:“呐……花火?我……”
有栖川会意般说:“喔,怪不得伊吹刚刚那样讲。”
“等等……?!”我觉得自己忽然被她们绕了进去,“我也没带钱呀。你们想我付账?”
她们一时间都没说话。我觉得肺里的空气都冰凉了起来。交友不慎、大概是这样了……。我头痛地想着。可是我的确手头也没钱。
“不如叫刚刚给你发消息的——也就是你男友来……”浅草抱着希望地看向我,“而且我也很想见、花火的男朋友啊。”
“啧……见什么见、二十多岁的刻板工作狂而已——等等,他不是我男朋友啊!”我瞪大了眼睛看向浅草,浅草却对这番话无动于衷。
伊吹慢悠悠地说:“现在重点不是男友吧。而是结账的问题。”
我看着伊吹,半天憋出一句来:“我叫他来给我们付账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不是我男朋友,我说了不是!”
伊吹点点头,然后我按照那两条短信的发送号码拨了过去。
“……伊庭大小姐。”
几乎是被秒速接过电话,听到那声音的时候我开始头痛。
“嗯,压切。我有点麻烦……”
“……你的确挺麻烦。”他小声说道。
“你给我好好听我的事啊……?!”我气得声音提高八度。
“是、是。”他毫无感情地回答。
我毫无情感起伏地汇报了状况,他默默地听完之后略有嫌弃地说道:“哦。我五分钟内赶到。”
我觉得他省略了一句“国中三年生真是够不靠谱啊”——那个语气,明明就是这个意思。
放下电话之后,来栖川稍微有些羡慕地看着我。
“真是靠谱的男友啊……我听到了,五分钟之内赶到!”
“……”
“伊庭都说了,不是男友。只是熟悉的男性友人吧,我想。”伊吹再次帮我解释,然而,我和压切长谷部也完全不是什么、熟悉的友人啊……。
就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之中,煤发青紫双瞳的男性出现在甜品店里。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替我们结了帐。
“哇?哇啊!看起来二十五左右啊!这个年龄差……”来栖川忍不住惊叹道,“花火真的好厉害。”
我没有理他,而是冲着压切生硬地说了声谢谢。
比我高出一个头的男性犹豫了一会儿,没有责怪我什么——也是,哪有什么好说的,除了我明明说着不会找他还这么快找他了之外……。
“大小姐离开公司前得先跟我说一声吧。”
“哈啊?凭什么?”我想起那两条短信。
“我算是半个监护人啊。”
压切长谷部就这样用他淡青紫色的眼睛看着我。呃……居然感觉到了威压。我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管那么多。算了、就勉为其难咯。”
我装作满不在乎的口气,回头又去和几位女伴说笑聊天,却忍不住又偷看向压切。
他站着等我说笑完毕,然后驱车送我回家。
“说起来,我家都知道在哪里……?!”
“……董事长当然要把这个告诉我啊。”
“……!老爹真的、对这种事情也太心大了啊!”我这样抱怨着,但是压切的确做事并不逾越,倒也没说太多。
压切掌着方向盘笑出来。
“我可对十五岁的女生一点兴趣都没。我可是二十九岁的上班族了啊。”
“这可不好说……”
我边下车边嘟囔说。
“带全东西下车了吗。伊庭大小姐,再见。”他挑了挑眉,然后公式化地告别。
“唔……再见。”
然后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目送了压切驱车开走后,才转身进家门。
……说起来,长谷部也挺好听的。

-TBC.
突然非常痴汉嘿西+想写年龄差的产物……。好像写了一点也不可爱的女主角(笑)。

听说过几天懒癌要限锻了,发几个来派相关脑洞攒攒阿卡西气。
1、乙女向…?现pa。女主角(你)是来家的小姑娘——国行的妹妹,萤丸&爱染的姐姐。非常日常,只有傻白甜的日常。
2、很久之前的萤婶脑洞。女主角在小学的时候和萤丸早恋,但是萤丸不久后就出海难死了。然后她升上高中(大学?)后因为家庭变故所以压力过大,几乎精神崩溃的时候再次「看到」了萤丸,萤丸告诉她会成为她的守护神。(接下来再写剧透了XD
3、我也不知道怎么定义的脑洞。大概就是有一组兄妹审神者(妹妹是明石婶?),都是懒癌眼镜,和明石国行互相使唤但都使唤不动的日常……。

虽然很忙,不过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会考虑写。
(只求限锻让我锻出阿卡西啊啊啊啊来派就差你)

11.17更新:我到现在没锻出阿卡西 :)@

【200fo点文/鲶婶】こいじいざよい(短/完)

*来自@天明与月 的200fo点文,CP是鲶尾藤四郎x国人婶(任雨溪)。微安婶(大和守安定x林倚桐)有。
*主要戏份在婶。
* こいじいざよい=恋路十六夜,天真烂漫的爱情。
*约3k字,一发完。



林倚桐百日誓师之后突然不爱复习,被几个成功考上名校的学姐洗脑了说什么“考前攒人品法”,主旨是多多帮助他人,积攒人品,这样大概就可以得道成仙……不是,考上名校。而其中一个学姐说得特别详细,就是考前撮合别人谈恋爱。

任雨溪听了她这个“考前攒人品法”之后,面无表情地把历史书塞到林倚桐手上:“我知道你只是死活不肯复习而已,快背。”

林倚桐哭丧着脸,拿起历史书就瞎念一通日期,心思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

任雨溪一边写自己的活动报告一边耐心等了十分钟,到时间后她拿过林倚桐的历史书,问:“第二次世界大战哪天爆发?”

“这……”林倚桐语塞。

“你刚刚在背什么?”

“我觉得,还是考前攒人品法比较有用……”

“看来得让你家长谷部督促你了。”

“别——”

在林倚桐的哀号之下,任雨溪打了个响指。门外的鲶尾藤四郎立刻会意地拉开了门,而大和守安定也露出“真感谢您配合”的表情半挽半强拉走了林倚桐。等大和守安定拉着林倚桐快走进自家本丸,林倚桐忽然说:“你有听到我说的什么吧?我和溪溪聊的。”

“嗯。”

“我也不是那种迷信的人啦,不过……我想撮合溪溪和她家鲶尾!帮我吗安定?”

“……”蓝发打刀露出了复杂的神情,“主君真的不复习了吗?”

“撮合完!我绝对绝对绝对认真学习——帮我?”

“好吧……”大和守安定稍微松口,林倚桐就宛如暴风雨一般说了起来:“我想起来,溪溪说过……羡慕我们,羡慕像……嗯……就是……什么都不顾忌的初中生情侣一样。那么——我也让溪溪和鲶尾感受一下初中生的感受吧?!比如让他们帮我写作业……啊开玩笑的……其实我也没想出来用啥办法。”

“那这可怎么办啊……”说到初中生的感受,大和守安定一点经历都没有,稍微有些苦恼地揉了揉自己本就凌乱的蓝发,“嗯……要不然,主君给他们定制两套校服?然后……”

“然后我来装老师给他们上课怎么样~~!!”

“等等,主君……你真的……”

“我就跟溪溪说,模仿授课能让我更好地理解知识就好了。至于鲶尾……嗯,她听课,找个陪读嘛。哇,我真的是天才——!”林倚桐双眼冒星星,握拳,然后兴冲冲地开始完善自己这个不明所以的计划。

于是在十几天后完成了准备工作后,林倚桐翻出了自己八百年没戴的眼镜,装出老师的气势来,然后猛然推开本丸会客室的门,勉为其难答应配合她演出的任雨溪和鲶尾藤四郎已经在房间里,并且用一种“你要干什么啊”的表情看着她。

如坐针毡啊卧槽。

林倚桐瑟瑟发抖地拿起粉笔,在好不容易找来的一块破黑板上颤抖着手写:“电功率是……电功率的公式是、是什么来着……”

“P=UI.”

“对对,任同学上课积极回答问题,表扬!”林倚桐连忙掩饰尴尬,看着冷漠.jpg的任雨溪和憋笑的鲶尾藤四郎,觉得自己没法上这课了。啊,夭寿,还忘带了物理书。我想想还能说什么……

“那个、我们、我们国家的家庭电压一般……一般是220V……然后,这个,家庭电路的构成……呃……”

林倚桐要疯了。

她突然想起自己那个喜欢上课谈人生的英语老师,立刻开始机智地转移话题:“其实呢学习重要的是自己的态度,老师教什么不太重要,现在我先来说说什么是正确的学习态度……”

任雨溪和鲶尾藤四郎露出了看智障的神情。

紫色长发的少年已经开始觉得无聊,忍不住偷偷戳戳任雨溪,或者拉拉她的衣服,紫宝石一样的双眼一会儿看向室外的水池,一会儿盯着任雨溪棕色的头发。老实说,林倚桐真是老师的话,早就跳起来掐死他了。但是,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撮合,对,撮合。

“学习态度……学习态度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对待同学的态度!”林倚桐觉得自己干脆放飞自我算了,“对同学呢,我们要耿直对待自己的感情!不要把情绪憋着不讲,多影响正常相处!比如呢我们这个任同学对鲶尾同学平常就很不耿直……是不是啊?”林倚桐说着想撞墙。

正在神游中的任雨溪突然被点名,“嗯?”了一声之后看向林倚桐。三秒之后,她想起了林倚桐刚刚说的什么。耿直面对对同学的感情……你们上课真的教这些吗?!任雨溪露出复杂的神情。

“任同学,点点点点你名字怎么不起来回答老师问题!”第一次对任雨溪用说教语气的林倚桐怂到想跳本丸水池。

任雨溪下意识站起来,然后又语塞。

“我对鲶尾……很耿直的主刀情!”

“说谎!对老师撒谎是大错!我们可以犯错,但是要勇于承认错误——不是,等等,没错啊!你内心的感情实际上没错的所以你要诚实说出来,不能蒙骗老师啊!”林倚桐边说边思考自尽事宜。旁边的鲶尾藤四郎收回乱飘的神思,感受到了任雨溪正在被“为难”的时候忍不住露出了恶劣的笑容,然后立刻整顿成人畜无害的微笑:“主君对我是什么感情啊?就像老师说的那样,直接说出来多好呀。”

林倚桐决定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不来点猛料实在是不行。她背过手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任同学经常私下偷偷给鲶尾同学写情书却迟迟不敢交,这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

任雨溪:?我什么时候偷偷写情书了。

“曾经和老师深情倾诉过呀,暗恋鲶尾同学多年而不敢表白!”

任雨溪:??我没说过。

林倚桐声音提高了八度:“任同学说喜欢鲶尾同学喜欢到茶饭不思,睡觉睡不好,睡了也要梦到和鲶尾一起亲亲抱抱。这么强烈的感情憋在心里是对学习不好的!”

任雨溪:???我什么时候茶饭不思……

林倚桐长舒一口气,然后拍拍紫发少年的肩:“现在有请我们鲶尾同学来回应一下我们shy shy的任同学深沉的爱情吧!”

鲶尾·憋不住笑·藤四郎慢慢地站起来,亮晶晶的眼里全是不知名的笑意。任雨溪觉得明明林倚桐说的都是假的,自己却反驳不了什么,就任由鲶尾盯着自己。半响,鲶尾用他好听的嗓音带着戏谑味道地说道:“原来主君这么喜欢我呀,我也喜欢主君。”

“我不是我没有……等一下?”

“我也喜欢主君很久,喜欢到茶饭不思半夜梦见和主君亲亲抱抱。”

任雨溪分不清他是认真的还是在胡说八道,梗了半天,只能瞪大眼睛盯着鲶尾藤四郎。愣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什么……什么你梦见……”你梦见亲亲抱抱吗……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截住了。

“梦见的就是这样。”

鲶尾藤四郎很自然地轻轻拉近任雨溪的身体,稍稍低头亲了一口任雨溪温热的唇瓣,舌尖扫过她的下唇,然后再轻飘飘地离开。

“主君和我梦见的情形是一样的吗?”

鲶尾藤四郎附在她耳旁低声问道。

“是……”

明明没有做梦,但是任雨溪还是下意识开口这样回答了。

“那主君和我在一起吧。”紫发少年笑得越发狡黠,长长的呆毛都得意地摇晃。

“好……”任雨溪根本没能力说不。

“不过我还梦见亲得更深的。”

“?”

林倚桐在见证这一幕之前赶紧认清了自己电灯泡的身份溜出了房间蹲在门外。也不知道他俩亲亲抱抱了多久,任雨溪有点呆愣有点不好意思地被鲶尾拉着走出会客室。

“回去啦?”林倚桐赶紧站起来送客。

“对……”任雨溪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眼林倚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哭笑不得地说,“……恭喜你,你攒人品成功了。”

林倚桐欢欣鼓舞:“果然初中生恋爱的感觉就是美好吧!”

鲶尾用只能任雨溪听见的声音说:“和什么年纪的主君恋爱都很美好哦……不过,穿初中校服的主君的确特别可爱?”

任雨溪脸红蔓延到耳根。

被拉着回到自家本丸,慢慢交流内心去了。



-END-


林倚桐:计划通。

大和守安定:说起来,我也梦见过……

林倚桐:什么?

大和守安定:主君觉得呢?

林倚桐(呆)。

大和守安定(亲)。

-真的END-